说好人 做好人 周口市大型社会公益网站

公益组织

周口社工

公益新闻

职工志愿者

公益活动

好人展播

志愿者

扶危助困

最美评选

公益影展
您当前位置:首页 >> 榜样力量
沈湛:行走日记 亲历大悲寺
发布日期:2023-10-10 点击次数:833
0

“苦修”闻名的大悲寺,世间传闻颇多,网上争议不断。不捉金钱、日中一食、百衲衣、四小时睡眠、行脚、乞食——这些清规戒律让大悲寺独树一帜,成为信众心中真正的“修道之地”。根据大悲寺《依教奉行》记载,大悲寺僧侣自1995年起便会在每年农历八月十五开始行脚,行走里程约三百余公里,每次历时15天到1个月。行脚过程中需托钵乞食,野外露宿,不得碰触金钱。与众不同的大悲寺对信众们产生了无与伦比的向心力。


而我神往大悲寺已久,想要在那幽谷深潭之中,寻访那一方清净之地,想要体会宁静中的充实与艰辛。即便在寒冷的严冬,依旧值得期待。身未动心已远,我利用休假期间独自踏上了征途。

行程:周口---北京西站---北京站---沈阳市—海城市---毛祁镇---大悲寺。

11月21日中午12:30分    入寺

路上经历了快车、高铁、动车、城乡公交、小三轮车,出租车,也经历了无座站票的遭遇。

怀着五味陈杂、亢奋激动的心,我如愿到达。大悲寺位于海城市毛祁镇曹家堡村的山沟中,距离海城市区约二十公里,这个季节沿途草木枯黄,人烟罕至。大悲寺依山傍水而建,寺庙主体建筑位于当地村民称做“刺沟”的山上,山门前的曹家堡水库已俨然变成了巨大的放生池。

远远望去大悲寺像沉睡中的巨人,环绕在群山怀抱之间。第一印象这里更像是一个综合开发工地,远远望去哪都是建设的场面。这里没有门票岗,大门处有电动起降栏杆,来往施工车辆不断。铁栅栏围蔽数十米,上挂醒目牌子:“修行道场,禁止旅游,禁止拍照”等字样。年已不惑的我自认为阅历颇丰,但在这里,一时间竟有了局促感。这种局促感来自于对佛法和大悲寺的敬畏。调整一下情绪来到居士接待处。接待我的是一位文质彬彬带着眼镜的年轻居士,后来得知这位师兄姓刘(来此的居士不管早晚,互以师兄尊称),已在此修行很久了。相互施礼后他热情的招呼我坐下说话,我环顾一周仅有的几把凳子上坐满了女香客,她们在写些什么不得而知。他指指床,我就谦恭的半坐在床边等待询问。掏出身份证、工作证,他看我一眼说:“这里不接受采访”。我赶紧回答,我是以个人身份来此体验的。“你皈依了吗?学过佛法吗?”“没有”我如实回答。刘师兄迟疑片刻最后对我说“你先去拜佛吧,回头见见堂客的大师”。放下行囊,踏着碎石我一路向寺中走去,门口围栏处到寺里大约有700米,途径一道伟岸的建筑“解脱门”,(后来看到于此对应相隔一公里有个同样建筑,称之为“清风门”)看布局将来有可能是解脱门进清风门出,大意为来此之人放下包袱杂念之意吧。路上随处可见“寺内禁止放钱、注意脚下众生”等字样,在这里不设功德箱,拜佛烧香请香是不用付费的,这和我们经常寻访的名刹古寺感觉是不同的。


    其他居士的指引,远远看到一位师父站在西客堂台阶上看着我,是我特殊的职业引起他们的戒备了吧(后来得知来此短期修行的居士大多没有刚来就直接面对师父交流的机会)。师父在简短询问我之后有些劝退之意。我立刻话锋一转,说我来自中原腹地少林寺(在网上有大量把大悲寺和少林寺对比的帖子,褒贬不一),并且真诚地告诉他我一路没做任何停留,只为尽快到大悲寺。可能是我的真诚打动了他,师父把我引进内室。我们就佛法、网上传闻、个人感受、世间百态等等作了一番交流,师父起身到书柜中取出由寺中主持妙祥大师主讲的沙弥律仪一套光碟双手送与我说,你把师父的心得请回去好好学习,特别叮嘱这在外面结缘堂是没有的。师父问我人到中年可曾思考?可曾了解佛法的精髓?我说这正是我来的目的。师父目光睿智娓娓向我道出:佛法的精髓就是“开启智慧,追求真理”;而我们的思考就是怎样为这个社会服务。拜别师父我回到刘师兄处,按照要求上交了身份证、烟、食品、茶叶等禁带物品,办理了居士证。现在这里可以携带手机,但必须调整为静音模式,为的是不打扰其他居士修行。

11月21日下午2:30分    出坡

来到居士寮房,我被安排在一区1号房间10号下铺,寮房共有6间,分一区二区,每间可居住20人,屋里到处放满了鞋子等物件,空气有些污浊。在这里我要开始与近80名“同修”一同体验大悲寺式的清修苦行。还未等收拾停当管理员王居士递给我一件衣服说“穿上,到门口找双手套,随着他们出坡吧(出坡就是指劳动的意思)”。打量一下衣服,就如我们家乡小孩子穿的倒衫一样,穿上衣服,在门口筐里扒拉半天也没找到一双像样的手套,跟着回来换衣服的两名师兄一同走向工地。路上,得知这两位师兄分别来自沈阳和长春,年长者问我在工厂干过活吗?我说没有,他看我一眼说,那你就听我安排吧。


一路向东,下了山坡来到工地,我的工作就是把山上运下来的钢管和扣件等建筑器材归类分好码放,初来乍到当然不敢懈怠,低头只顾干活,边上人善意提醒悠着点,保存点体力。干活时我看到有两位身穿百衲衣的僧人与我们一同劳动。根据大悲寺戒律,寺内僧人不准穿着华丽、颜色鲜艳的衣服,必须身着灰色为主的染衣,且每位僧人只允许拥有两套衣服,破损后需缝补的衣服便为“百衲衣”。”趁着休息空档,看着身后两个新建设的工地询问老居士,得知一个是医院,一个是拥有500个便池的厕所。问及细节,他们也说不清楚,只知道每年法会期间日人流量达到近2万人,如厕的问题需要解决。山上大殿、戒堂等也都在建设之中,有了戒堂,大悲寺的僧人就不用再到山西五台山受戒了。

11月21日傍晚5:30分    晚课

这里的天似乎黑得更早一些,我拖着疲惫的身体随着大家回到寮房,简单洗漱后,自然形成编队向山上经堂走去。师父、居士先后鱼贯而入,神情庄重,衣着整齐。我观察一楼还有个小的讲经堂,是为级别较高的师父们准备的。二楼的经堂内东侧是师父们的位置,每九个人为一排,约十排。西边为居士位置12人一排,师傅居士南北相对合掌静思等待开课。随着磬声响起,大家集体转向东边,面向佛像施跪拜之礼。随着领诵师傅的起头大家抑扬顿挫开始诵经,先是《楞严咒》《大悲咒》等,中间跪站相间,诵经不断,在最后结束时刻,所有人员起立由年长师傅领队在经堂内顺时针走动,此时共诵读“南无阿弥陀佛”“阿弥陀佛”共计1000遍。大约7点多钟,晚课结束,居士们走下经堂下行50米处念佛堂继续诵经,至9点50分左右回到寮房就寝。


11月21日晚10:00分   如厕  就寝

在这里去卫生间也有严格要求,先是换鞋然后入内时要念声“阿弥陀佛”,击掌三下,目的是惊动里面生灵避让,无论大小便均蹲着进行,经书一类的是严禁带入厕所的。如厕完毕,需把手仔细用肥皂清洗几遍方可触摸经书。这里日中一餐,过午不食,严禁吃零食等东西,也只有白开水可以饮用。伴着饥肠辘辘我和衣而眠(这里要求,来此者均和衣而眠,禁止脱袜子,并呈侧卧姿势),一夜无梦。

11月22日凌晨2:00分  起床  早课

凌晨1点57分,寮房居士准时在床头大声击打木板,同时告知起床上早课。简单洗把脸上行至居士念佛堂进行早课,说是念佛堂但捐赠的花卉占据了半个房间,几十名居士东西相对而坐开始坐禅,坐禅期间如有睡着者,后面巡视的师兄会以戒尺轻轻敲打肩膀提醒。坐禅从2点30分持续到3点50分。随后,是从4点到5点的早课诵经。

11月22日早晨5:30分   出坡

诵经结束刚刚回到房间昏昏欲睡,听到“坡头”挨屋喊“出坡了”。迷迷糊糊换上衣服,戴好手套,来到大厅内等候派活,几名来的早点的居士坐在地上靠着墙竟然睡着了。今天的活依旧是运输整理钢管扣件等。走出寮房,漫天星星格外耀眼,气温显然比室内低了很多,这倒使我顿时清醒了。结了霜的碎石子上走起来沙沙作响,倒也有些禅意。摸黑来到工地,钢管上也结满了霜,带着手套依旧感觉的刺骨的冰凉,手套和钢管由于温度不一样,时常粘连在一起,偶而会把手套钢管一并扔出去。天在不知不觉中亮了起来,我不由自主的想起了家里可口的饭菜,胃里阵阵抽搐。工地的边上有数十棵苹果树,鲜红的果子挂满了枝头,但却从来没见到一个人去摘取,原因就在于居士们除了一顿饭,其他时候是不可以吃任何东西的,我饿的头晕,围着转了几圈,也没敢摘一个。又随车上山运输钢管扣件,在装卸了一车钢管后我显然体力有些不支,同行的居士告诉我,你是饿了吧,我点点头,他告诉我,他刚来一个月的时候,胃里还没适应,一顿可以吃10个包子,现在一顿可以吃20个。他用手给我比划了一下包子的大小,我微笑一下,无力作答。9点30分,把山上的钢管扣件全部运下来后一位师兄说,我们回去吧,上午的活算告一段落了,我一想才刚刚9点多就回去有些偷懒之嫌,转念一想,我们可是5点多开始干的啊!

11月22日上午10:00点   过斋

由于在这里日中一餐,格外神圣庄重。头堂时间为10点---10:40分,由上院的大师和居士用斋。二堂时间11点---11:40分,由下院的僧尼和居士用斋。沈阳来的师兄带着我吃头堂斋饭,主要是看我饿的实在难以强撑了。斋饭在寮房上面的二楼的“五观堂”里进行,师傅们左手托钵在斋房门口依次排队,居士们随后排队等待。头堂有严格的人数限定的,排到我这正好最后一名,庆幸自己来的是时候,要不然又要等近一个小时。进入斋堂,师傅们南侧落座,最南端相当于教室的讲台,上面独坐的是大悲寺主持妙祥大师。师父居士分两排相对而坐,大家面前已经摆放好了一个不锈钢饭盆,盆边摆放了一个豆沙馅饼、一个核桃酥、苹果、橘子、柿子,另外还有5颗干枣和一袋脱皮板栗。斋前自然要诵经,诵经后行堂居士分四排自南向北挨个打饭,打饭期间也是诵经声不断。送饭到我跟前时我也学着师父们的做法端起饭盆以示尊重,今天吃的主食是东北的“二米饭”,黄白相间气味芳香,每个人一勺有蘑菇、胡萝卜、西兰花等混合的炒青菜。等所有人都分发了饭菜后,妙祥大师端起了钵,进餐开始。相隔不久,第二道菜上来了,是虎皮辣椒,分到我碗里数了数有3个,再上的第三道菜是凉拌桔梗,虽然都是蔬菜味道倒也独特。“五观堂”里坐了百余人却无声响,都在埋头吃饭,礼仪威严。我在家是极少吃米饭的,这会儿却是三五分钟风卷残云一扫而光。正在观察先吃什么零食时,第二轮送饭开始了。我在网上了解到,把饭盆往自己跟前拉代表不需要了,往外推代表继续盛饭,如果少要些就拿着勺子在饭盆上横着划一下。考虑一天就这么一顿饭,虽然基本饱了,但我还是又要了一点,最终也没吃完,看着别人碗里吃的干干净净着实有种负罪感。随着时间推移陆续上了一些汤,最后僧众们又以白开水刷钵结束了本次进斋。走出“五观堂”时看到下院的僧尼和居士排队等候二堂过斋。

11月23日12点30分   离寺

过斋后,我才觉得大悲寺真正意义上的一天才刚刚开始,周而复始的修行一定会给居士们和僧众带来人生不同的体验和达成心愿。

在大悲寺短短的两天修行,使我受益匪浅。一开始想这样的修行和工地的民工有什么区别,后来思考师父说的“修行就是修心”,慢慢有点理解了。人生何尝不是处处在修行、时时在修行?


           一个人,一座寺,一趟孤独的行程,一种信念的寻求。大悲寺,我还会回来的!

 

上一条: 没有了
下一条: 鹿邑县试量镇召开胡豪杰见义勇为事迹报告会
 
最新资讯
推荐文章
图片文章
项城市:“花姐”爱心帮残、助推梦想实现
河南太康这位爱心人士—— 把义务献血当成救人使命 23年为680人带去了生命之光
周口联众社工:寒冬送棉衣 老兵讲回忆
周口正能量:广告商会助力川汇义警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投诉/意见

营业执照 电话:18039538111 本网站转载周口区域好人好事。 官方QQ:921300721 地址:周口市七一路东段
ICP备案/许可证编号: 豫ICP备17015272号-2 豫公网安备:41160202000197 Copyright 2013 Powered by 周口好人好事网 All Rights Reserved.